这个县15分钟7名干部落马:5人来自公安法院系统

原标题:湖北巴东县15分钟公布7名干部落马,5人来自公安法院系统

巴东县,隶属于湖北省恩施州。近日,一场反腐风暴在这座县城刮起。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查询发现,根据恩施州纪委监委网站公布的消息,在今年10月15日12时16分至31分的15分钟内,就有7名巴东县干部被查的消息公布,其中5人来自于当地公检法系统。

其中,来自巴东县法院系统的有三人,分别是:巴东县人民法院执行裁决庭庭长陈千松,巴东县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朱继宏,巴东县人民法院野三关人民法庭庭长向芳。

来自巴东县公安系统的有两人,分别是:巴东县公安局水布垭派出所原教导员邓从丰和巴东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副大队长邓清彪。

15日落马的另外两人分别是:巴东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翁立芝,巴东县野三关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服务中心原主任陈千国。另外,16日落马的还有巴东县水布垭镇党委宣传统战委员、副镇长郑祖锋。

也就是说,15日和16日两天之内,巴东县“落马”了8名领导干部。

近年来,巴东县的反腐工作一直受到社会舆论的关注。曾荣获“全国优秀县委书记”殊荣的巴东县委原书记陈行甲在辞职之前,也曾多次表态反腐。

比如,陈行甲在2015年3月2日举行的巴东县纪委五次全体(扩大)会议上发表讲话,用词辛辣,直言不讳。

他说,“有少数乡镇长外出不请假不报告,想到哪儿去就到哪儿去。我到巴东三年半了,清楚地记得有名乡镇长仅仅给我报告过一次,你这几年真的只出去过一次吗?人出去了,有时连乡镇书记都不知道你去哪儿了,你还有没有点规矩?”

陈行甲还谈到了一个具体案件查办,他现场调研后发现群众举报真实,签批到县纪委和公安局查处。案子调查历时四个多月,过程很是吊诡。

“我认为吊诡的不是一些说情打招呼的情况,而是调查工作的举步维艰,似乎县纪委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的一举一动、所有进展,被调查对象都一清二楚。在元月初公安局掌握确凿证据已经抓了几个人的情况下,外边居然还有人能买通看守的警员与其见面传信息!能量之大让人瞠目结舌。”陈行甲表示。

陈行甲曾对《南方周末》介绍,当地官员邓明甲在担任副县长期间,直接找分管部门如林业局、畜牧局、烟办等部门索取现金五十余万元。法律文书显示,邓在担任副县长期间还利用职务受贿帮助他人获得项目。2015年3月16日,邓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除了副县长受贿获刑,曾先后担任巴东常务副县长、县委副书记的薛昌斗在2015年5月被双规。此时,薛昌斗已离开巴东任恩施州水产局副局长。当地有知情人士对《南方周末》称,薛的问题发生在巴东任职期间。

另一个是曾与陈行甲搭档的原县长刘冰。刘冰于2014年3月调任恩施州交通局党委书记,2015年调任恩施州政府副秘书长。2015年8月21日,恩施州纪委通报,巴东县原县长刘冰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经查,刘冰任巴东县委常委、副县长,县委副书记,县委副书记、县长,恩施州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期间,违反政治纪律,销毁收受的黄金制品、拒不向组织提供真实情况,对抗组织审查。

刘冰还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安排或同意使用公款115.3029万元购买土特产送礼;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向组织说明有关问题;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21.3万元,利用职务上的影响,为亲属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违反工作纪律,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且造成严重不良影响,违规返还土地出让金;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项目审批、工程建设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现金37万元及黄金制品一套。其中,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媒体:“拔伞”这个反腐新词彰显中央扫黑除恶决心

原标题:“拔伞”!这个反腐新词彰显中央扫黑除恶决心

“拔伞”,又一个反腐新词出现在了近期官方媒体报道之中。

10月21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以更多“拔伞”战果回应期待》提到,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议指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要把深挖彻查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作为主攻方向”,“以深挖彻查‘保护伞’为关键点”,“确保扫黑与打击‘保护伞’同步,做到除恶务尽”,释放出扫黑除恶与“拔伞”持续发力、越来越严的鲜明信号。

文章表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各地连续挥出重拳,“拔伞”工作稳步推进,成效显著。据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湖北省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270个,立案365人,处理相关人员207人;河南省178名涉及“保护伞”问题的公职人员被查处,其中党政干部109人;广东省立案查处2起厅级干部、36起处级干部“保护伞”案件。

从7月份开始,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轮督导工作全面启动,中央各督导组在动员会上再次提出,坚持扫黑除恶与打“伞”反腐两手抓、两手硬,两结合、两促进,对黑恶势力的“关系网”“保护伞”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文章认为,黑恶势力“保护伞”为党纪国法所不容,“拔伞”绝不会是一阵风。如果有谁继续为人“撑伞”,迟早会替人“顶雷”。

这里提到的“拔伞”,指的就是拔除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其实,“拔伞”这一说法此前已有多次亮相。

例如,人民网强国论坛今年8月就曾刊文《扫黑“拔伞”刻不容缓》,文章表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们,在利益面前忘记了曾经的誓言与初衷,将为人民服务转变成了为人民币服务,不仅助长了黑恶风气,更是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党和政府的形象。要想打赢扫黑除恶这场硬仗,必须将“保护伞”连根拔起,彻底铲除,创造风清气正的社会环境。

在一些地方反腐稿件中。“拔伞”这一说法也有出现。例如,湖南常德市纪委监委网站今年7月就刊文《扫黑除恶就要“拔伞”“除根”》。文章认为,“拔伞”如“拔根”。屡次出现黑恶势力“春风吹又生”,说明黑恶势力的“根”并没有拔掉,只有“保护伞”倒了,黑恶势力气数也就将尽。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此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一场“除伞”“拔根”行动。

对于打击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的问题,党中央始终高度重视,并作出重要部署。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专门指出,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近期的通报中,打击黑恶势力“保护伞”的通报有不少。那么该怎样更加精准拔除“保护伞”呢?

《中国纪检监察报》今年10月11日的一篇观察稿件《谁在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11日的观察文章指出,拔除“保护伞”,要强化靶向意识。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和各地通报的典型案例无疑提供了指引。“从对象上看,要重点聚焦通报中频繁出现、容易成为涉黑涉恶势力‘围猎’对象的政法机关党员干部和审批监督管理部门工作人员等;从方式上看,要联合多部门力量,紧盯关键领域关键环节,把扫黑除恶同惩治‘蝇贪’等结合起来。”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

这也是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正在开展的行动。如针对公安系统部分党员干部与涉黑涉恶势力相互勾结问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公安部纪检监察组将严查为涉黑涉恶势力充当“保护伞”问题,作为今年6方面重点查处问题之一。针对部分村霸、寨霸在“保护伞”庇护下横行乡里问题,贵州在全省范围内开展“访村寨、重监督、助攻坚”专项行动,把惩治基层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涉恶“保护伞”。

从通报的典型案例可以看出,一些涉黑涉恶势力之所以能长期横行,根子在于当地党组织软弱涣散、履责不力,没有切实扛起全面从严治党和扫黑除恶主体责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指出,有的地方党委政府和职能部门惩治不力、疏于监管、失职渎职,客观上助长了黑恶势力的蔓延坐大。

“基层党组织如果出现了空心化、软弱涣散的情况,一些黑恶势力、宗族势力就会乘虚而入。”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杨伟东对《中国纪检监察报》表示,要把严打“保护伞”与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相结合,及时整顿软弱涣散的基层党组织,建设坚强的战斗堡垒。(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香港第10大富豪病逝:曾遭悍匪绑架 将胞弟送监狱

原标题:香港第10大富豪病逝:曾遭悍匪绑架,为夺大权将胞弟送进监狱

郭炳湘离世,新鸿基这场拉锯近10年的争产沉疴,在经历长兄入院、二哥锒铛入狱、第二代“兄弟情”起伏动荡后,第三代成员走向台前,似乎正引导家业往“和气”的方向发展。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帝国集团主席、新鸿基地产(00016.HK)前主席郭炳湘10月20日上午在医院病逝,享年68岁。

新鸿基在业内是许多公司的榜样,其中就包括万科创始人王石,万科第一个跟随的目标就是这家香港房企。王石曾说:

万科曾跟随新鸿基,定期参观楼盘,比如我们的物业管理好,有一个品牌叫万科汇,就是跟新鸿基学的。

在2000年万科管理层重新选择大股东时,王石甚至一度在华润与新鸿基地产之间徘徊。

根据福布斯实时排行榜显示,郭炳湘身家总值78亿美元(约600亿港元),为全球富豪榜第199位,在香港富豪排行榜名列第10位。

十年前的2008年5月27日,郭氏三兄弟经过旷日持久的内斗,以长子郭炳湘被夺权告终。

被夺权之后,郭炳湘与兄弟分道扬镳,在2010年自立门户,成立帝国集团。随后,向廉政公署举报了两位弟弟,进而曝光了一起“世纪贪案”。

另据香港《明报》报道,今年8月27日,郭炳湘深夜在家里晕倒入院后,其长子郭基俊在分别在9月4日及10日,开始出任帝国集团及帝国发展的董事。

不知这场旷日持久的豪门恩怨,会不会因此正式落幕。

郭氏家族的豪门内斗

在香港,从来都不缺乏豪门内斗、兄弟操戈的故事,但郭家却能在众多豪门之争中斗得别具一格。

1990年,新鸿基创始人郭得胜因心脏病离世之后,新鸿基进入了三个儿子共同执掌的时代。按照惯例,由长子郭炳湘接任董事局主席及行政总裁。

曾经同心合力的郭氏三兄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曾经同心合力的郭氏三兄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在财富与利益面前,亲情和名声常常沦为牺牲品。这事,要从1997年那场惊天绑架案说起。

1996年5月,张子强与“贼王”叶继欢联手,绑架了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拿到赎金10亿港元。

一年半之后的1997年9月,当时是“香港第二富豪”的郭炳湘被张子强绑架,三弟郭炳联亲自到银行取钱,用了两辆车装够了6亿港元的现金,最后连钱带车一起给了张子强。

这起绑架案对郭炳湘的内心造成了很大伤害。自此之后,有关郭炳湘因为遭绑架而身患“狂躁抑郁症”的消息便开始流传。

2008年1月初,三弟郭炳联出具一封美国医生的通知,指郭炳湘患有躁狂抑郁症,并不适合担任公司的主席及行政总裁。

2008年2月18日,新鸿基突发晚间公告称,公司主席兼行政总裁郭炳湘因个人理由暂时休假;三个月之后,郭炳湘被宣布出局,并由母亲邝肖卿出任集团主席;

2011年9月15日,新鸿基董事局委任次子郭炳江及三子郭炳联为集团联席主席,两兄弟正式从母亲手中接过掌权大棒。

被夺权的郭炳湘自然怒火中烧,他向廉政公署举报了自己的两个兄弟,致使郭炳江被判入狱5年,更牵出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贪污案。

该事件在香港引起了轩然大波,一度导致新鸿基地产股价暴跌13%,一日蒸发382亿港元。此案也被称为香港历史上最严重贪腐案,被称为“世纪贪案”。

报复兄弟之外,离开新鸿基的郭炳湘于2010年成立帝国集团,继续征战地产界,迄今为止投资超过百亿。

其于2010年入股的第一个项目是长实集团的马头角君柏,已于2016年开售。2012年又以28.26亿元拿下将军澳南项目,同年开售。

帝国集团还积极拿地,包括2016年与香港小轮合作投得屯门青山湾段住宅地,成交价逾27亿元,双方各占一半权益,计划兴建1800个中小型住宅单位,总投资额约60亿元。

除住宅项目外,帝国集团亦活跃于发展商用物业,其中包括2016年与信和置业合资投得坐落布厂湾及大树湾的海洋公园酒店项目富丽敦海洋公园酒店,以及黄竹坑业勤街与黄竹坑道商贸地等。

今年2月,帝国集团投得尖沙咀中间道“海员之家”重建项目,将发展成为包含新会所设施及一间酒店的综合大楼,项目总投资额约60亿元,预计2022年落成。

征战地产之余,郭炳湘还活跃于资本市场。据悉,他在2015年6月份联想控股招股上市期间,以基础投资者身份认购了3000万美元股份;此外,他还投资了中国金茂等企业。

新鸿基:第三代接班人的内地焦虑

自立门户的郭炳湘依然能够在香港地产界风生水起,而如今的新鸿基也已经进入了第三代接班人的时代。

几天前的10月16日,发酵了整整一个月的香港山顶文辉道超级豪宅项目,出乎意料地流标,新鸿基今年的第二个“地王”项目计划暂告失败。与新鸿基一同失意的,还有长实集团、恒基兆业、嘉华国际,以及九龙仓、新世界、中海、信和置业联合体。

9月29日,新鸿基联手爱尔兰开发商Ballymore,买进伦敦金丝雀码头超高层住宅开发项目,价值10亿英镑(约102亿港元,90亿元人民币)。

而5月15日,新鸿基以252亿港元拿下今年香港首个“地王”启德地1F区1号底盘的新九龙内地段第6568号用地,总面积约16,556平方米,最高可建楼面面积131,495平方米,未来预售价格将超过每平方米30万港元,创下历史新高。

新鸿基地产副董事总经理雷霆彼时对外表示,未来将投资400亿港元开发该地块。

在香港,坊间流行着这么一种说法:“不拥有一套新鸿基的物业,都算不上是香港富豪。”

1972年8月23日,新鸿基地产在香港上市。

1981年底,新鸿基的市值在9年内增加10倍,成为香港股市中第四大地产公司。

1992年底,新鸿基地产市值超越李嘉诚的长江实业地产,成为香港市值最高的地产公司。郭家兄弟经营新鸿基20年,公司市值达2000亿港元,资产比他们接班时增长近8倍。

1993年,新鸿基借助与北京东安集团合作开发新东安广场进入内地商业地产,并由此打造了内地首个商业项目北京APM。

香港新鸿基中心(图片来源:视觉中国)香港新鸿基中心(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两年公司在内地地产业务情况近两年公司在内地地产业务情况

不同于内地房企热衷的高周转打法,港资房企向来中意“不紧不慢”地开发并通过土地增值来实现利润最大化。也正是因为如此,相比内地头部房企动辄千亿的销售额,港资房企的物业销售额或是“小巫见大巫”。

但是港资本就有自己的节奏。从财报看,截至2018年6月30日,新鸿基地产可拨归公司股东溢利为499.51亿港元,较去年417.82亿港元增加81.69亿港元,上升19.6%。新鸿基地产副董事总经理雷霆表示,2018/2019财年有信心在港实现425亿港元的销售目标,若算上内地项目,下个财年销售目标为470亿港元。

与积极扩大本土市场不同,港资房企如今征战内地,稍显保守和谨慎,但内地物业投资收入却持续增长。这或许与港资房企已经进入第二代甚至是第三代接班人有关。

如今,新鸿基的第三代——执行董事郭基辉已经接管公司在内地的业务,他在初入华南市场时曾感叹“在内地拍地越来越难”。而这位低调少帅的最新动向,是10月16日增持新鸿基地产64万股,每股作价102.9港元。

2017年年报显示高管薪酬和持股情况2017年年报显示高管薪酬和持股情况

曾认为内地地价过高的新鸿基地产在权力向第三代转移后,将如何实现当初的商业野心?

记者 | 林菁晶 陈梦妤 

住建部拟将哄抬房价等101种行为列入失信惩戒名单

原标题:住建部拟将101种行为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名单,包括哄抬房价

近日,住房城乡建设部网站发布消息,为加强住房城乡建设领域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住房城乡建设部日前起草了《住房城乡建设领域信用信息管理暂行办法(网上征求意见稿)》《住房城乡建设领域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管理暂行办法(网上征求意见稿)》和《住房城乡建设领域守信联合激励对象名单管理暂行办法(网上征求意见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意见反馈时间:2018年10月15日~2018年10月19日。

根据《住房城乡建设领域信用信息管理暂行办法(网上征求意见稿)》——

对纳入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的信用主体,依法依规可以单独或联合相关部门、组织、机构采取下列特别惩戒措施:

1。行政性约束和惩戒。从严审核行政许可审批项目,从严控制生产许可证发放,限制新增项目审批、核准,严格限制申请财政性资金项目,限制参与有关公共资源交易活动,限制参与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实施市场和行业禁入措施。及时撤销荣誉称号,取消参加评先评优资格。

2。市场性约束和惩戒。以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身份证号码)为索引,及时公开披露相关信息,便于市场识别失信行为,防范信用风险。对有履行能力但拒不履行法定义务的实施限制高消费行为等措施。引导商业银行、证券期货经营机构、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按照风险定价原则,对其提高贷款利率和财产保险费率,或者限制向其提供贷款、保荐、承销、保险等服务。

3。行业性约束和惩戒。建立健全行业自律公约和职业道德准则,推动行业信用建设。引导行业协会完善行业内部信用信息采集、共享机制,将严重失信行为记入会员信用档案。鼓励行业协会与有资质的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合作,开展会员信用等级评价。支持行业协会按照行业标准、行规、行约等,视情节轻重对失信会员实行警告、通报批评、公开谴责、不予接纳、劝退等惩戒措施。

4。社会性约束和惩戒。充分发挥各类社会组织作用,引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失信联合惩戒。建立完善失信举报制度,鼓励公众举报信用主体严重失信行为。鼓励公正、独立、有条件的社会机构开展失信行为大数据舆情监测,编制发布地区、行业信用分析报告。

5。法律法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部际联席会议确定的其他惩戒措施。

根据《住房城乡建设领域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管理暂行办法(网上征求意见稿)》——

如果存在以下101种行为,情节严重或社会影响较大的,将被列入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

住房保障方面

1。以隐瞒、虚报、伪造等不正当手段骗取或者协助骗取保障性住房、租赁补贴,责令限期退回和按市场价格补缴租金,逾期拒不退回或拒不补缴租金的;

2。违规擅自改变保障性住房性质、用途及其配套设施的规划用途,责令限期改正和恢复原状,逾期拒不改正或恢复的;

3。违规转让、出租、转借、转租保障性住房,或者在保障性住房内从事违法、严重危害公共安全活动,责令限期改正,逾期拒不改正的;

4。不再符合保障条件,限期退回保障性住房或者租赁补贴,逾期拒不退回的;可以按照市场租金标准续租保障性住房,责令限期缴纳,逾期拒不缴纳的;

5。违规代理出售、出租、转租保障性住房等经纪业务的;

房地产市场方面

6。发布虚假房源信息和广告的;

7。通过捏造或者散布涨价信息等方式恶意炒作、哄抬房价的;

8。不符合住房销售条件,向买受人收取或者变相收取费用的;

9。捂盘惜售或者变相囤积房源的;

10。以捆绑搭售或者附加条件等限定方式,迫使购房人接受商品或者服务价格的;

11。采取返本销售或者变相返本销售以及为买受人垫付首付或者以分期等形式变相垫付首付的;

12。为依法不得销售、出租的住房提供经纪服务的;

13。未经当事人同意,以当事人名义签订销售合同、住房租赁合同的;

14。泄露或者不当使用客户信息的;

15。建设单位选聘前期物业服务企业违反法律法规有关规定的;

16。建设单位擅自处分属于业主的物业共用部位、共用设施设备、公共绿地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

17。物业服务企业将一个物业管理区域内的全部物业管理一并委托他人的;

18。物业服务企业挪用、骗取或未按规定移交专项维修资金的;

19。建设单位不按规定配置必要的物业管理用房且限期未改正的;

20。未经业主大会同意,物业服务企业擅自改变物业管理用房用途的;

21。建设单位与物业服务企业、物业服务企业与业主委员会之间、物业服务企业之间物业查验和交接,违反法律法规有关规定的;

22。擅自改变物业管理区域内按照规划建设的公共建筑和共用设施用途的;

23。擅自占用、挖掘物业管理区域内道路、场地,严重损害业主共同利益的;

24。擅自利用物业共用部位、共用设施设备进行经营的;

25。未按规定分摊住宅共用部位、共用设施设备维修、更新和改造费用的;

26。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擅自预售商品房的;

27。不按规定使用商品房预售款的;

28。在未解除商品房买卖合同前,将作为合同标的物的商品房再行销售给他人的。

29。采取售后包租或者变相售后包租方式销售未竣工商品房的;

30。分割拆零销售商品住宅的;

31。未按照规定的现售条件现售商品房的;

32。未按照规定在商品房现售前将房地产开发项目手册及符合商品房现售条件的有关证明文件报送房产行政主管部门备案的;

33。委托没有资格的机构代理销售商品房的;

34。未组织房屋结构安全竣工验收或者房屋结构安全竣工验收不合格或者对不合格按合格验收投入使用的;

35。以不正当手段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

36。未经依法登记擅自开展中介活动的;

37。擅自划转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的;

38。侵占、挪用房地产交易资金的;

39。违反房地产评估规范和标准的;

40。未取得载明房产测绘业务的资格证书或被吊销资质证书,开展房地产测绘业务的;

41。房地产开发企业未依法履行商品房保修责任,情节严重的;

42。擅自转让开发项目的;

建筑市场和工程质量安全方面

43。发生重大及以上工程质量安全事故,或一年内累计发生2次及以上较大工程质量安全事故,或发生性质恶劣、危害性严重、社会影响大的较大工程质量安全事故,受到行政处罚的;

44。建设单位、施工单位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或拖欠劳务工资造成集体上访或极端讨薪事件,负有主要责任的;

45。对于实行告知承诺制的工程建设项目审批事项,申请人未履行承诺、造成较大影响的;

46。施工单位未依法履行工程质量保修义务或拖延履行保修义务的;

47。发生质量安全事故后,故意破坏事故现场、毁灭有关证据的;

48。建设单位将未经验收的房屋建筑或市政工程交付使用,逾期不办理验收手续的;

标准定额方面

49。在工程造价咨询活动中弄虚作假,损害当事人利益的;

50。多次违反强制性标准且整改不到位的;

城市建设方面

51。将未接入城镇污水管网的新建居民小区或公共建筑交付使用的;

52。未取得燃气经营许可证经营城镇燃气的;

53。未按照国家有关服务标准提供城镇供水、排水与污水处理、供热服务,损害当事人利益的;

54。未履行市政设施建设审批、影响城市道路桥梁设施运行管理的;

55。排水户未取得污水排入排水管网许可证向城镇排水设施排放污水的,或者不按照许可证要求排放污水的;

56。城镇供排水设施建设单位使用不符合标准的管材或设备,施工单位、监理单位及验收单位不按相关标准和规范执行造成不能安全达标运行的;

57。建有地下综合管廊的区域,规划入廊的管线拒不入廊建设的;

58。海绵城市建设中,未经现场踏勘出具技术方案,未严格按照图纸施工,排水管网等隐蔽工程未按国家标准进行闭水试验,未严格进行工程质量监管和竣工验收的;

59。在城市动物园内严重扰乱公共秩序,破坏公共环境卫生、公共设施,故意伤害动物的;

60。拆除破坏历史文化街区、历史建筑的;

61。设计单位提供违反法律法规要求、违背国家政策精神的规划设计方案,且对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历史文化街区、历史建筑造成破坏的;

62。违反国家规划标准强制性内容,进行方案设计的;

63。扬尘管理工作不到位,情节严重的;

64。向农村地区违法违规倾倒、堆放垃圾,严重污染环境或社会影响较大的;

村镇建设方面

65。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限期未改正的;

66。骗取或者协助骗取农村危房改造资金的;

67。出租或承租土地填埋垃圾牟利,严重污染环境或社会影响较大的;

建筑节能与科技方面

68。使用列入禁止使用目录、技术公告的技术、工艺、材料和设备的;

69。抄袭他人研究成果、伪造研究数据和科研成果等科研失信行为的;

70。虚开发票报销、编制虚假合同、提供虚假财务会计资料等恶意骗取科研经费行为的;

71。经认定提供、使用假冒伪劣或缺陷的建筑材料、建筑构配件和设备,造成恶劣影响的;

住房公积金方面

72。限制、阻挠、拒绝买受人使用住房公积金贷款购房,情节严重且拒不整改的;

73。不办理住房公积金缴存登记或者不为本单位职工办理住房公积金账户设立手续,行政处罚决定送达后仍不执行的;

74。逾期不缴或者少缴住房公积金,责令限期缴存,逾期仍不缴存的;

75。违规提取或者协助违规提取住房公积金,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仍不退回的;

76。违规获取或者协助违规获取住房公积金贷款,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仍不改正的;

77。住房公积金贷款连续逾期6期以上,经催收仍不偿还的;

城市管理方面

78。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限期未改正的;

79。未经批准或未按照批准内容进行临时建设,或临时建筑物、构筑物超过批准期限不拆除,且未履行责令限期拆除义务的;

80。未经批准擅自占用城市绿地,或临时占用绿地后未按规定及时恢复的;

81。未经许可擅自砍伐、修剪、移植城市树木,或者恶意破坏城市树木情节严重的;砍伐或者擅自移植古树名木的;

82。未按照经批准的建设工程设计方案实施附属绿地建设的;

83。严重破坏生态环境、城市公园、历史文化遗产、风景名胜区、世界自然遗产、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的;

84。各级住房城乡建设和城市管理部门做出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拆除决定、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决定后逾期不履行相关义务的;

85。擅自改变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确定的房屋用途,限期未改正的;

86。破坏、损毁、长期占用无障碍公共设施的;

87。建筑施工单位未按规定处置建筑垃圾,经教育劝阻后,拒不整改的;

88。违反规定,跨区域运输和处理各类垃圾的;

89。未经批准擅自占用城市道路进行施工,发生人员伤亡或其他重大事故的;

90。拒不执行城市管理部门立案查处的处罚案件,影响较大的;

91。不配合城市管理部门案件查处工作,甚至进行暴力抗法,经公安机关查处给予刑事处罚的;

其他

92。存在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申请或者采用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骗取行政许可、政策补贴、评比达标表彰、绿色建筑标识以及提供虚假信息、出具虚假报告等非法行为的;

93。被住房保障行政机关、人民法院强制清退保障性住房的;

94。经人民法院认定逾期不缴纳物业服务或市政公用以及地下综合管廊有偿使用相关费用的;

95。经法院判决或仲裁机构裁决,认定为拖欠工程款,且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

96。经人民法院认定地下综合管廊建设运行单位不按合同约定提供服务的;

97。依法认定企业由涉黑涉恶人员开办或者参与的;

98。造谣生事、恶意炒作导致重大负面舆情的;

99。拒不履行生效司法裁决的;

100。经信用评价列为最低等级的;

101。国务院住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认定的其他应纳入联合惩戒对象名单的行为。

根据《住房城乡建设领域守信联合激励对象名单管理暂行办法(网上征求意见稿)》——

住房城乡建设领域信用主体满足下列条件的(1、2、3项为基本条件,4、5、6项满足一项即可),可被列入守信联合激励对象初步名单,经审查、公示合格后作为守信联合激励对象予以联合激励。

1。近3年内未发生重大违反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行为;

2。遵守信用承诺制度,向社会公开承诺严格遵守住房城乡建设领域相关法律、法规、规范和强制性标准等有关规定,违法失信经营后将自愿接受约束和惩戒;

3。开展信用评价的行业,信用评价为最高等级(或综合评价结果的前10%);

4。获得省部级以上行政机关表彰、奖励的(以清理规范评比达标表彰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公布项目为准;非住房城乡建设领域表彰奖励、国际奖项须经省级以上住房城乡建设部门认可);

5。积极参与住房城乡建设领域相关试点工作,按要求完成相关目标任务的;

6。国家规定的其他应纳入守信联合激励对象名单的。

各级住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应结合实际情况,按照诚信择优的原则,实施守信激励。

1。鼓励在有关公共资源交易活动中,对列入守信联合激励名单的信用主体采取信用加分等措施;

2。在政策支持、财政支持、媒体推介、荣誉评选等活动中,列为优先选择对象;

3。加以宣传,并适当减少日常监督检查和监督抽验频次;

4。在办理行政审批业务过程中,在其按要求做出书面承诺后,可提供“绿色通道”和“容缺受理”等便利服务措施;

5。其他激励措施和奖励制度。

来源:安居北京

“看好”石家庄楼市的副部 在北京买房

撰文 | 孟亚旭 潘悦

“坚决拥护中央对我的处理决定,是完全正确的,我也心服口服,我知道走到这一步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主动向组织投案自首,我认错、悔错,我愿意做一个警示教育的反面教材,用自己的现身说法来警示别人,也教育自己。我也想呼吁像有我这样问题的同志,不要再有侥幸心理,赶快向组织主动投案自首”。

前两天,投案自首不到三个月的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被开除党籍。通报中有这么一句话——“伙同家人大肆敛财,要求他人为其在北京购房”。

与房子扯上关系的“大老虎”可不少,如陕西“首虎”祝作利受贿的854.543672万中,一套位于北京首城国际小区的房产占涉案金额的85%。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担任财政部副部长后,有一名商人老板曾赠予他一套位于北京二环到三环之间的面积318平米的豪宅。加上装修费,该豪宅价值近5000万元。

“整体看好石家庄房地产市场”

艾文礼出生于1955年3月,他是河北唐山人。

从1971年2月参加工作,在河北省柏各庄农场二分场做工人,到今年1月卸任河北省政协副主席,艾文礼的工作经历一直在河北。

公开资料显示,艾文礼曾在唐山、石家庄、承德和原来的河北省农垦局系统都工作过,在石家庄和承德两地,他都担任过市长一职。

2011年11月至2015年4月,艾文礼任河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2015年4月至2018年1月任河北省政协副主席。

《环球人物》报道,农垦局一名老员工说,艾文礼在河北省农垦局宿舍有两套房子,一套是50平方米的一居室,一套是105平方米的三居室,两套房是挨着的,“以前,这房子还当过农垦局的办公室,房租归谁我们就不清楚了,但不排除落入艾文礼的口袋。”

老员工说,“他在石家庄某个县还有房子,是当地人送给他的,连茶几、手纸什么的都准备好了,随到随住。”

2009年2月,在担任石家庄市长期间,艾文礼曾参加过河北省内首次党委系统组织的政府、银行与房地产界座谈。

在座谈会上,艾文礼预计当年下半年,省会房地产市场将开始回暖,交易量出现恢复性增长,住房价格受市场供销影响小幅下调,房地产市场将呈平稳发展态势。

他说的那句“我整体看好石家庄房地产市场的发展”也被不少媒体拎为了新闻标题。只不过,谁又能想到,看好石家庄房地产市场的他,又要求他人为其在北京购房。

与房产相关的“首虎”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与房子扯上关系的“大老虎”可不仅仅是艾文礼。

比如十八大后的重庆首虎谭栖伟(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就曾直接或通过妻子以“代收现金”“接受代为支付购房款”等方式敛财1143万余元。

十八大后的上海“首虎”艾宝俊(上海市委原常委、副市长)也曾在上海宝钢集团公司购买停车位和上海市政府配售部级干部福利房等过程中,侵吞公共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751.25787万。

再来说一下十八大后的北京“首虎”吕锡文。

2016年10月,中纪委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曾披露了吕锡文的贪腐细节——据调查,她的贪腐问题在住房方面尤为突出。


吕锡文购买的房产地处北京二环的黄金地段,是由北京市西城区区属的国有企业金融街集团开发的高档住宅小区。为表示对吕锡文提供帮助扶持的感谢,金融街集团告诉吕锡文可以以内部价格购买一套住房。


之后吕锡文又陆续为自己及家人、亲戚以低价购买了五套住房。其中,在她自己和直系亲属名下的有三套。她买下这三套房的价格和市场价格之间,相差达到两千多万元。


不仅仅是直辖市的“首虎”。

十八大后的陕西“首虎”祝作利(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也是爱北京房产的。

据新华社披露,在祝作利受贿的854.543672万中,732.104872万是由位于北京首城国际小区住房一套、车位一个及相关税费、装修费、家具款折合而成。这套为自己儿子准备的房产占涉案金额的85%。

检察机关查明,2010年8月至2011年4月,祝作利接受李世委的请托,为陕西靖边星源实业有限公司天然气城市调峰项目获得陕西省发改委审批提供帮助。

2010年12月,祝作利收受李世委出资为其子祝航购买的北京首城国际小区住房一套、车位一个及相关税费,折合人民币596.104872万元,后又收受李世委代为支付的房屋装修费和家具款共计人民币136万元。

“违规多占住房”

当然,不仅仅是在地方层面。

原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曾被中央纪委通报“违规多占住房”。2017年2月,杨栋梁一审获刑15年,法院查明:

1999年4月,杨栋梁在担任天津市经济委员会主任期间,以所在单位向天津市工业房地产开发总公司多划拨25万元基建款的方式,购买了位于天津市和平区新疆路保疆里小区5-501房屋一套,并未进行国有资产登记。2001年4月,杨栋梁调离市经委主任时,未向天津市经委移交该房产。天津市经委也不掌握该房屋。

经鉴定,该案房产价值人民币27.08万。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也是一位收受豪宅的“大老虎”。

据纪录片《巡视利剑》透露,早在2001年,王保安就为一名商人老板的项目获得审批提供帮助,收受一套204平米的房产。房产证是以王红彪的名字办理的。担任财政部副部长后,一名商人老板赠予王保安一套位于北京二环到三环之间的面积318平米的豪宅。加上装修费,该豪宅价值近5000万元。

为了逃避调查,王保安同样将这套豪宅挂在别人名下。法院最终查明,王保安敛财1.54亿余元。2017年5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多说一句,爱房子的也不仅仅是这些“大老虎”。

山西蒲县原煤炭局长郝鹏俊案,因为违规违纪资金高达3.05亿元,被誉为煤炭大省山西煤焦领域反腐“第一案”。据调查,郝鹏俊在北京、海南等地拥有房产35处,合同房价款达1.7亿元。

被称为“双百院长”的原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在2004年至2014年中,利用职务之便,收受房产100套,总价值超过8000余万元。

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时家中搜出1.2亿元现金之外,还拥有68套房产。

此前,有专家建议,针对领导干部“以权谋房”现象,应加快推进不动产登记制度、严格落实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抽查制度。适时对领导干部多占住房、“以权谋房”问题进行专项集中整治,限期腾退违规占有和占用的住房,对超期不退和监管不力的严肃追究。

资料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环球人物  河北青年报  新华网

改革开放40年与我的“考试人生”

原标题:改革开放40年与我的“考试人生” |新京报专栏

在我的人生中,有三段关乎“学历”的考试影响了我整个人生。它们穿越“文革”和改革开放年代,无不映射着时代的光晕和色彩。

▲李晓帆 作者供图

文 | 李晓帆

现如今几乎每人都在经历形形色色的考试:或为升学,或为求职,或为晋升,或为出国深造,或仅仅为兴趣爱好。随之而来的,有失落也有幸运,而我都经历过。

从影响人生程度看,其中三段关乎“学历”的考试尤为紧要。它们穿越“文革”和改革开放年代,背后故事浮现着独特甚至“另类”,却又无不映射着时代的光晕和色彩。

“文革”中我成了一名工农兵大学生

1965年我十二岁,赶上文革前最后一次“小升初”统一考试。与当时国际形势有关,作文考题是“给胡志明伯伯的一封信”。事先虽未“押”题,却也发挥不错,正好前不久北京“百万民兵抗美援越大游行”的报道题材让我耳熟能详。加上数学考得不错,结果按第一志愿被兰州大学附中录取。

后来,作为初中六八届生,我即将“毕业”之际,省里选择兰州一中和兰大附中等重点学校,试办小规模两年制高中,我因年龄较小被选上了,未像其他同学一样去农村、农场,而是两年毕业后直接分配去了工厂。70年初春,三个同学为一组被派驻郊区阿干镇公社半个多月,我是小组长管一个大队,与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

1973年,我碰上文革中唯一一次“推荐加考试”,经过“基层推荐、政治审查、文化考核”,进入西安交通大学,成为一名“工农兵大学生”。

后来上西安交大三年半,头半年专补高中课程。尽管仍处“教育革命”的大环境,大家被赋予“上管改”重任,但绝大多数人心里清楚,专业知识才是上学的真正诉求。当时文革最疯狂阶段已经过去,彼时的西安交大,“门槛高、基础厚、专业薄”的老传统犹在,乃至寒冬中生出些许暖意,“知先天不足而后进”者众多,图书馆抢占座位,晚自习弄到熄灯,边走边背单词并非鲜见。

有一时期,提倡自学为主,经验似来自武汉大学,推广虽有争议,我却不胜欢喜。这不仅让我自由地在图书馆完成功课,还乘机将有限开放的旧版文史书差不多借了个遍,一个暑假可读十几本。那时大小考试基本“开卷”,形式宽松多样,要求两三天内交卷的考试甚至可跨专业“求解”,记得我一篇“以哲学观点看可控硅电路特性”的千字试卷,大获“工业电子学”古新生老师高评。

那时师生同去工厂农村“实践”, 一起打赤脚走泥路,一起朗诵诗、演节目,平等相处且关系融洽。有一次,见到来实验室的老系主任、“中国电机之父”钟兆林先生,他养病在家偶然来校(后来曾返讲台),当时说话不多,花白的山羊胡子却透出非凡个性。

还记得,教高等数学的周建枢教授风度逼人,不仅指挥我们合唱,还用钢琴将革命歌曲弹出异样情调。当时这群多出自“老三届知青”的同学,之后虽遇社会“歧视”而努力不懈,厚积薄发、博学多才者不乏其人。如经济学家许小年、院士校长郑南宁、诗词大家孟建国等,当时都与我同系或同班,他们作为佼佼者迄今活跃于社会舞台。

考入社科院经济系“亲近”大师

1985年,考上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经济系,堪称我人生又一次转折。经济系完全对应经济所,该所历史悠久且大师云集,顾准、孙冶方文革前曾在此主政。时任研究员的巫宝三(系主任)、严中平、汪敬虞、吴承明、董辅礽(系主任)、刘国光、吴敬琏、张卓元等著名学者,还有陈岱孙、胡代光、厉以宁、高鸿业等院外教授,都给我们上过课。生产力经济学开创者之一的薛永应先生,作为我导师更是耳提面命。

我作为学生班长,与老师打交道更多一点,曾坐研究生院的老旧红旗轿车到北大接送过厉以宁教授,路上借机对他几年前给我回信,为我一篇关于发展经济学的译文所做的校对与指导而面谢。总之,那时院所内外的学术氛围,老师们的观点学识和品格修养,都让我终身受益。

然而,“亲近”大师也不容易:为准备这次考研,我事先考取省电大英语、高等数学两个单科,并经中国社科院统一考试,于1980年从兰州通用机器厂电气技术员“跨界”为省社科院的研究实习员后,另走了考研之路。

后来,在深圳当公务员,出国进修,转任外经官员,做独立董事等,无不经过各种考试而乐此不疲。这其中固然有追求“功名”的动因,然而,又何尝不与我们这代人历经文化饥渴而重被滋润的心路,还有那相伴于磨难的吃苦耐劳精神有关呢?何尝不与改革开放之后那种乍然涌上心头、隐隐推动每个人奋斗的激情有关呢?

□李晓帆(深圳市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经济体制研究会理事)

编辑:杨梓铭

台铁出轨翻覆列车上共366人 事故已致137人伤亡

原标题:台铁出轨翻覆列车上共366人 事故已致137人伤亡

中新网10月21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铁普悠玛6432次列车今天16点50分于台湾东山至苏新间东正线发生出轨事故。据台铁公布的最新消息,车上旅客共366人,伤亡共计137人、其中17人送医前死亡。

台铁普悠玛号21日下午发生出轨意外。(台湾“中央社”/记者沈如峰 摄)台铁普悠玛号21日下午发生出轨意外。(台湾“中央社”/记者沈如峰 摄)
台铁普悠玛6432次列车今天16点50分于台湾东山至苏新间东正线发生出轨事故。台铁于今天下午17点成立局本部一级应变小组。

台铁介绍,车上旅客共366人,伤亡共计137人、其中17人送医前死亡,29人送罗东圣母医院治疗、45人送罗东博爱医院治疗、44人送苏澳荣民医院2人送阳明大学附设医院,目前全力抢救中。

台铁指出,目前应变中心正在搜集现场信息,目前现场搜救、救援、医疗人员都陆续到位中。

17岁刘文博转职业次月夺LPGA亚军,明年最大目标闯入美巡

原标题:17岁刘文博转职业次月夺LPGA亚军,明年最大目标闯入美巡

刘文博与球童何绍庭。组委会供图

新京报快讯(记者邓涵予)在今日结束的首届别克LPGA赛上,刚刚转职业2个月的刘文博决赛轮打出5鸟1柏忌的68杆(-4),以总成绩低于标准杆11杆获得并列亚军,打出个人LPGA赛最佳成绩,距冠军仅有两杆之差。

决赛轮,对于刘文博来说是“稳中求胜”的一轮。在第7、8、9三个洞抓到连续3只小鸟球之后,刘文博瞥了一眼领先榜,发现自己冲上了并列领先的位置。“把自己吓到了,我以为领先者的杆数会达到负12、负13,没想到会是负11。”刘文博说。

转场后,刘文博急于抓鸟,反而错过了几个两码以内的鸟推。她坦言主要原因是心态上出现波动,产生了再多抓几只鸟的“贪念”。

对刘文博来说,印象最深的是14号洞的救帕。那一洞她5号木出现失误,打进右边沙坑。第二打,刘文博加大了两号杆打还是短了,球陷进果岭前的长草中,然后切杆又失误。“还剩一个6码的下坡我推进了,那时周围的观众很多,他们都在为我鼓掌加油,我感觉特别有成就感。我很享受在观众多的情况下打比赛。”

“转职业的第一场LPGA赛就获得亚军,是对我能力的肯定,也给自己更大的信心”刘文博说。本周,把目标设定在打入前15名的刘文博不仅目标达成,还有额外收获。“赛前我和球童何绍庭提前一周来球场试场,对不同的状况和疑难球位都做了充分的准备,我们配合的很默契,有想法一直合作下去。”刘文博表示。

本赛季剩下的时间,刘文博还将参加另一场LPGA的比赛——蓝湾大师赛,年底还有一场女子中巡的比赛。下个赛季,刘文博最大的目标是考入美巡,8月份会去参加LPGA资格考试,在那之前还是继续在中巡赛磨练自我。

目前,年仅17岁的刘文博已经有1米83的身高,平均开球距离能达到270码,甚至要比LPGA赛上的顶尖选手还高出10到20码的距离。良好的身体条件加上极高的运动天赋,这大大的遗传了刘文博父母极佳的运动基因。

刘文博出身于一个地道的体育世家,妈妈是中国女排名宿崔咏梅,爸爸是手球运动员,成长在八一队里的刘文博从小便跟着女排姐姐们进行体能训练。“在心态方面父母帮助我很多,他们总会告诉我要不要着急,要稳扎稳打。”刘文博说。

编辑:杨梓铭

我国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取得实效

原标题:我国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取得实效

来源:央视网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近年来,全国各级工会广泛开展劳动和技能竞赛,通过提高高技能人才待遇、完善产业工人表彰奖励制度等推动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不断提高职工队伍整体素质,用劳动筑梦,以实干圆梦。

这是北京城市副中心配套设施的建设现场,北京建工集团的工人们正在进行墙体吊装项目的比拼。

从工厂车间到国家重大工程现场,各级工会组织技能竞赛等活动,“以赛代练、以赛促学”,在全面提升职工技能的同时,也促进了高技能人才的培养。

在全国劳动和技能竞赛上胜出,可以破格晋升;打造创新工作室,支持产业工人创新创效。一系列改革举措,正助力新时期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建设。

5年来,一线工人的技术创新彰显出巨大能量,共开展技术革新349万项,完成发明创造111.7万项,有70.6万件职工技术创新成果获得国家专利项目。

天津港特大爆炸事故总裁获刑后 5名高管也落马

原标题:8·12事故总裁获刑后 天津港俩董事长、俩总经理、一副总落马

       来源:“观海解局”微信公众号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庞岚)昨日,天津港(集团)俩总经理被查,三天前副总裁赵明奎被查;去年,天津港(集团)前后两任董事长落马。记者发现,给前董事长于汝民送上107万的行贿者已经获刑。

天津港集团俩总经理昨日被查

昨日,天津滨海新区监委发布消息:天津港物资供应有限责任公司党总支书记、总经理滑桂林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监察调查。

简历显示,滑桂林,男,汉族,1964年6月出生,天津市人,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天津市委党校研究生学历。

从2010年8月到2016年11月,滑桂林一直担任天津港国际物流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此后调任天津港物资供应有限责任公司党总支书记、总经理。

和滑桂林同日被查的,是天津东疆保税港区国际贸易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敬彬。简历显示,刘敬彬,男,汉族,1973年6月出生,河北省人,1996年7月参加工作,199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学历,工程硕士学位。从2011年5月到2013年5月,担任天津港东疆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招商二部部长,从2013年5月到2016年5月任天津东疆保税港区国际贸易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此后调任天津东疆保税港区国际贸易服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天津港“8·12”事故的“祸首罪魁”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11月,注册于东疆保税港区。当时,刘敬彬担任天津港东疆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招商二部部长。

副总裁赵明奎三天前落马 司机起步 当了10年副总

10月18日,天津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赵明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简历显示,赵明奎,男,汉族,1962年7月出生,山东夏津人,1982年9月参加工作,1985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天津市委党校研究生学历。

赵明奎从1982年参加工作开始就一直在天津港,不过最初他还只是机械队司机,此后他从天津港集装箱公司团委副书记开始担任干部职务。

从2008年1月到2017年3月,近10年期间,他一直是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2017年3月开始,他不再担任东疆保税港区管委会副主任,但仍是集团副总裁。

去年9月 因“8·12”事故受处分的原董事长张丽丽被双开

去年9月11日,天津市纪委发布消息,天津港保税区管理委员会副巡视员张丽丽被“双开”。经查,张丽丽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违反组织纪律,跑官要官,采取不正当手段谋取职务晋升;不按要求报告个人去向;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消费卡。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钱款,涉嫌受贿犯罪。

简历显示,张丽丽,女,汉族,1965年4月出生,河北黄骅人,在职博士研究生学历,1986年7月参加工作,1994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值得注意的是,她从2007年开始到2011年一直担任东疆建设指挥部总指挥;2013年8月,调任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6年3月,因对天津港“8·12”特大火灾爆炸事故负主要领导责任,她被给予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降为副局级非领导职务;2016年5月,任天津港保税区管理委员会副巡视员。

去年12月,经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张丽丽涉嫌受贿罪一案,经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侦查终结,已移送审查起诉。

张丽丽前任于汝民培植“秘书圈” 退休前后一年至少受贿百万

去年5月,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于汝民被双开。经查,于汝民在担任天津港务局副局长、局长,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裁、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及退休后,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拉帮结派、培植形成“秘书圈”,理想信念丧失,搞迷信活动;违反组织纪律,违规提拔、调整干部,并收受对方钱款;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消费卡,退休后违规兼职取酬、经商办企业;违反生活纪律;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钱款,涉嫌受贿犯罪。

简历显示,于汝民是张丽丽的前任,他在2007年到2013退休之前,担任天津市委滨海新区工委副书记,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2017年6月14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于汝民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于汝民的案件尚在审理中,不过记者发现,今年1月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起针对于汝民的行贿案。裁判书显示,行贿者是天津开发区联港工贸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刘某。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5、6月,刘某为使其公司能够购买到天津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拍卖的三台旧岸桥,请托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于某(另案处理),因为于某为其公司经虚假竞拍购得三台旧岸桥提供了帮助,刘某决定,其公司给予于某人民币50万元。2013年2、3月至2014年,被告人刘某为使其公司能够在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及其所属二级公司采购港机配件中取得竞争优势,巩固和加强其公司代理商的地位和业务量,多次给予于某人民币共计57万元。

这也就是说,于汝民在2013年退休前后的一年间,至少受贿107万。

裁判书显示,被告单位天津开发区联港工贸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被告人刘某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原总裁郑庆跃玩忽职守获刑 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总经理史诚东被问责

2015年8月12日,位于天津滨海新区塘沽开发区的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所属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伤亡惨重。为此,原任天津港集团总裁的郑庆跃因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此外,今年1月,天津港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史诚东,不作为不担当被问责,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相关通报显示,2014年2月至2017年1月,史诚东在担任天津港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总经理、执行董事期间,规矩意识淡漠,违反组织纪律,违规越权决策,在未向天津港集团公司主管部门请示报告,未提交集团公司董事会审议批准的情况下,挪用天津港集团公司专项资金擅自向其他公司提供巨额借款。

公开简历显示,史诚东此前还曾担任过天津港集团计财部副部长。

巡视组曾说天津港圈子文化盛行 用人失察 治吏不严

资料显示,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系天津港务局,从1952年重新开港到1984年一直隶属交通部,以“政企合一”的经营管理模式直接领导。1984年下放天津市后,改变为“双重领导、地方为主”的管理体制,实行“以收抵支、以港养港”的政策。2004年6月天津港务局整体改制为“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转制为国有大型独资企业。

去年天津市委巡视二组在巡视后,曾指出天津港党委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党的领导弱化,党委贯彻落实中央和市委决策部署不认真、不积极、不彻底,存在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等严重问题。圈子文化盛行,政治生态遭到破坏。“三重一大”决策制度形同虚设,部分投资项目盲目决策,造成国有资产损失。二是党建工作摆不上位,领导班子成员落实“一岗双责”不力,存在党的组织建设虚化、违规选人用人问题。三是党委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到位,用人失察,治吏不严。纪委执纪问责偏轻偏软问题明显,顶风违纪问题多发。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屡禁不止。工程建设领域管理不到位,廉洁风险隐患大。

为此,巡视组要求该单位加强干部队伍建设,匡正选人用人风气。严格执行干部任用条例和相关政策法规,坚决防止违规用人、带病提拔、因人设岗,严厉查处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等问题。

此外,自2018年4月19日起,天津市委巡视一组对天津港集团公司党委开展为期2个月的常规巡视。对权力寻租、以权谋私、贪污贿赂、侵害群众利益等腐败问题进行监督检查。

<友情连结> 乐天堂 唯一 官网/ 神话娱乐/ 千赢国际app/